miǎo

还在精神流浪中

写作练习(色彩12)
标题:《褪色》
正文:
       奶奶给了小孙女一块玉。据说,是蓝田玉——正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中的宝玉是也。
       我见过那玉,长约食指一个指节,水滴形状,光滑温润,里面像包裹了一团紫色的烟雾。倒也非大紫大红那般雍容华贵,而是丁香似的的淡雅,端庄地就在她白皙的颈前绽开了。她曾将那玉取下来好叫我看个清楚,一截红绳穿起的淡紫就这么躺在我的手心,像捧着谁的眼泪。不料让她奶奶逮着了,换来一阵焦急的絮叨:“傻丫头,又造孽,这宝贝可摘不得呀……”
       老人家坚持说,玉是认主人的。
       “这玉啊,是你爷爷给我的,当初可不像现在这样养眼……玉要靠人的汗来养,养好了自会护你心脉……你要跟着爹娘回大城市读书啦,奶奶不在你身边,这块玉就替奶奶来守着你喽。”
        边说着,边颤颤巍巍地用干枯的手捻着红绳,尽力眯起眼睛给她系回了脖上去。
       然而,她父母自是不以为意。学校不让女学生带任何首饰,那块玉也就这么离了她。我后来在她奶奶家见过那块玉,紫色几乎完全褪净,苍白如凝脂,狡黠更胜月光。
       “玉是认人的啊……”老人家一声叹息,转身回到她一辈子为伍的锅碗瓢盆中去。
       那块蓝田玉已然死去。随着曾经如花似玉的奶奶渐渐枯萎,过去盛开的紫色也终于消逝在某个无人问津的深秋里。

写作练习(色彩11)
标题:《DRAUMUR》
正文:
       已经有过无数次这样的经历:晚上做一个声势浩大的梦,第二天刚起床的几分钟自以为煞是清醒,心心念念要把这个梦记住。可惜:刷牙,洗脸,梦境好似戳破了细胞膜流出的内容物随冷水哗哗溜走了。等彻底收拾好自己准备正式开启一个上午的生活,发现脑海中空空如也,只留下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也远不像电影中有什么前世今生的主人公,即便是残破的梦也依然宏大,梦里反复出现重要的人和事,呼喊召唤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仿佛壮丽的史诗。我所谓遗失的关于梦的记忆,不过像某顿饭吃剩的鸡骨头,再怎么嚼也没味了,通通收进大脑深处的垃圾桶里。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偶然回忆起一个梦,模模糊糊的只有大概的背景,微弱的橙红色,像胭脂,也像漫漫冬日里人们屋里温暖热闹的灯火。只可惜所有颜色都似乎隔了一层薄纱,简直跟有人用平底锅摊煎饼似的摊出来一样。小时听说存在偷梦吃的生物,那么这会不会是它干的呢?一时嘴馋把我的梦摘去了,不知是吃撑了还是于心不忍,留下一片暖乎乎的橙红色的煎饼给我。
       这个贪吃的家伙……下次,小心不要吃到我的噩梦啊。

写作练习(色彩⑩)
标题:《Sun's Off》
正文:
       有时惰性大发,午睡超时,一觉醒来已是傍晚。卧室里光线昏暗,给人以好像沉睡了十年八年的错觉。这时便憋不住似的一把拉开窗帘,意料之外,玻璃窗隔开的不是暮色苍茫的灰蓝,也非夕阳西下的炽烈,而是一种慵懒的粉。只有远处高楼林立的地方还残留着点橙黄,就这么看过去倒像是一片模糊的沙滩斜挂在那里,颇有海市蜃楼的既视感。
       不只是天空——上了年纪的房屋,街角闪烁的广告,行色匆匆的路人,每一处,每一方空气都披挂着那种惺忪的色调。整个世界仿佛在打一个漫长又痛快的哈欠,不急不缓地为城市涂抹上这种颜色,霸道而不漏任何一个角落。从前,人们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是于时间起点就跟太阳作出的约定,充满了直觉和神圣的味道。千百年来,这个约定从没过期,即便是有了灯火,夜晚开始变得骚动,太阳也依旧在用温柔的方式履行诺言。她的每一道光线,早晨的,傍晚的,沉默而殷切,内敛却直白——
       该起床了。
       该回家了。
       旧的一天结束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写作练习(色彩⑨)
标题:《鲸跃云海》
正文:
       薛定谔的猫告诉我们,你从来无法真正准确地指出一个物体的位置。譬如你面前的书本,它“基本上在这里”,但“也有可能在别的什么地方”*,正如同箱子里的猫咪生死未卜——狡猾的测不准原理,让我们原本熟知的位置和速度戴上了神秘的面纱,其中一个量测得越精确,另一个量就越弥散。
       如此一来,某些具有足够能量的物体开始变得焦躁,一有机会便想冲出势垒*,尽管这样的概率小的可怜,通常是小数点后面潇洒地拖着几十个0。但有意思的是,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往往更令我们期待——
       比方说,一头鲸鱼跃入傍晚的云海。
       那时,你可能正很疲惫地靠在公交车座位上。远处有火烧云的残骸散落缠绵,硬是把半边天渲染成淡紫色。可惜夜晚的蓝早已接管了天幕,此刻正与微弱的紫难分难舍地纠缠在一起,就在这时你抬起了头……
       你看见来自海洋的深沉在一片蓝紫中撕扯出伤口。
       你看见巨大的尾鳍翻搅云浪掀起柔软的“水珠”。
       你看见了一个壮观的谬论,一个温柔的妄想。
       所以趁明天未至,我们不妨鼓起勇气,相信些小概率的美好。在箱子开启之前,愿你不畏将来,不念过往,满怀期待,大步向前。

*句/词出自《物理世界奇遇记》
*势垒 注释见图②

写作练习(色彩⑧)
标题:《公主殿下》
正文:
       到达迪士尼小镇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沉默的街灯下挂着小小的音箱,一曲《Circle of life》远远地回荡在睡美人公主的城堡上。店铺里外仍是嬉闹的小孩子,在彩色的泡泡间来回蹦跶,手中高举米妮形状的苹果糖,顶端粉色的蝴蝶结于夕阳掩映下倒闪着诱人的光泽。我看见一圈圈搭起来的芭蕾小兔子,长耳朵旁有蓝色花朵在绽放;我发现供顾客手工制作玩偶的机器,旋转椅上仰躺着一只神情悠闲的玩具熊;偶尔,眼角余光里闪过样式各异的蜘蛛侠战服,一旁的货架上摆着复联全员浇水喷枪,更远一点的地方,大大小小的手办豪不掩饰地散发出金钱的味道。
       然而第二天进了城堡看见的一切才更叫人难忘:闪亮而精致的王冠安然立于一排排玻璃,或是流畅的线条勾勒出小巧的爱心和花瓣,或是剔透的宝石层叠排列与灯光交相辉映。它们都在等待一位公主走进来领自己回家,不一定非要有南瓜马车或可爱的仙子,也无需过于奢华的裙子,只要求一个粉扑扑的梦想。小女孩的公主梦啊,香甜得如同棉花糖,咬一口或许还能流出巧克力。哪怕是调皮的男孩子呢,跟着杰克船长疯了一天之后,也想要带走一个亲自交到青梅竹马的手中。
       夜幕降临,久负盛名的烟花表演即将登场。人群早早挤在城堡外,伴随着《A Whole New World》准时响起,我被来回推搡一个重心不稳单膝跪倒在地。狼狈地抬起头,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女孩子牵着母亲的手正好奇地望着我。
       我眨巴了下眼睛:“……Your majesty?”

写作练习(色彩⑦)
标题:《Summergreen》
        “Chinese!Chinese!”
        绿茵地上肤色偏黑的摩洛哥少年正带球飞跑,鞋底扬起尘土和细嫩的草根。因为不会念几个新结识的黄皮肤男孩的名字,他只能这样表达传球的意图“——Here,Chinese!Here!”
        所幸队友立马反应了过来,一记漂亮的大脚,观战人群中隐隐传出有人喝彩的声音。
        初到布鲁内尔大学的那几天,下午活动课总被安排到附近郊外的一大片草地。空间之广,几项体育活动同时进行完全不在话下。我随队伍站在树荫底下听老师絮絮叨叨地强调注意事项,两眼无意识地盯着前方。突然间发现,面前这些太多太热情的绿色,久观是要晃眼的。
        阳光是最好用的滤镜,更别提是在盛夏。满眼青绿活泼而瞩目,照射之下简直像在发亮,生命力充沛得几乎溢出画面之外。同队的女孩嘴里哼着轻快的小调,让人莫名觉得,眼前这种颜色应该和她无名的曲子拥有同一种旋律。被同伴拉扯着参加了棒球,在老师比比划划地讲解了一番之后,便是真枪实弹的操作。我勉强挥棒接住了一球,二话不说开始飞跑。途径一个土耳其女孩身边,她朝我大喊:“Good job!”
        夏风带起她的长发,我看见她的眼睛就像反射阳光的玻璃,里面似乎有彩虹探头探脑在微笑。“Thanks~”我咧开嘴朝她点头,向绿色的更旺盛处跑去。

写作练习(色彩⑥)
标题:《天鹅绒太阳》
正文:
       假期拜访朋友家,正好逗一逗她刚上小学的妹妹。小女孩溜溜转的大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好奇,我于是问:“学校好玩吗?”
       “好玩!老师经常说我可聪明了!”
       “是吗?”我故意装出怀疑的样子,“那我来考考你——太阳是什么做成的?”
       朋友嗔怪地推了我一把,我却只是饶有兴致地盯着女孩,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咬住嘴唇冥思苦想给我一个可爱的答案。不一会儿,她把握十足地抬起头:“太阳是天鹅绒做的!”
       ……天鹅绒?
       朋友惊讶于妹妹知道这么高级的词汇,我却良久回不过神来。没有刻意想过女孩会说什么,却也不曾料到是这样一个梦幻纯粹的回答:天鹅绒太阳,听着让人脑海中闪现出温柔又害羞的红色,配上一点活泼调皮的浅黄——这五个字组合起来,简直就像是穿着赫本式的小裙子,在满是蛋糕冰淇淋的世界里转圈圈。
       我已经不记得该用怎样的心态才能给出这样的答案了。太阳是什么?燃烧的火球,狠厉的温度,千百年来人们崇敬而赖以生存的存在,每天抬头便能看见的橙黄色一枚圆点。而不是,轻似白雪,柔软如羽翼,那不过是天上的一层天鹅绒啊,也许还可以,用来做公主的裙摆。
       我是多么地羡慕拥有天鹅绒太阳的孩子。

写作练习(色彩⑤)
标题:《灯光的自我修养》
正文:
“噢!吓了我一跳……原谅我,先生,我实在想不到居然还会有别人像我一样,白白浪费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跑到这种偏僻的地方。”
“哈哈,是么,看来我们俩是一样的啊。说实话,先生,我这人平时可不算有多安静,您要是能忍受我絮絮叨叨一阵,那可真是感激不尽。”
“……谢谢,我不抽烟。我知道您在奇怪什么,不错,我不是为了逃避什么见鬼的宴会或是排解失恋的忧伤才来到这种地方,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今夜的光太吵闹了。”
“没事,您笑吧,我不在意。但是难道您看不见吗?那些招摇的广告牌,为周身拥挤杂乱的小灯泡感到骄傲,但实际上不过是些廉价的粉红色,肮脏又晃眼。这样的光线张牙舞爪,叫嚣着企图霸占我们对夜晚的全部感知,以为我们会像愚蠢的飞蛾一样围上去呢。您看,远处那颗树的影子里是不是混进了一点紫红?无疑是霓虹灯的光干的好事!虚张声势的家伙……白天只会缩在布满灰尘的灯管里,夜幕降临才敢露出真面目——它们贪婪到以为自己是太阳,先生!
“抱歉,我失态了……要我说啊,真正称职的灯光都是死寂的,在夜风中摇摆仿佛会被吹得熄灭,让人觉得世界好像只剩你一个,而那些灯却不是为你亮起。”
“那么,晚安吧,先生。希望明晚的灯光能安静一些。”

写作练习(色彩④)
标题:《Bloom of Youth》
正文:
       我总是近乎执着地认为,夏天应当是有气味的。
       天气好些的时候,站在阳台上可以闻到游泳池的味道;而两年前走在巴黎的大街,空气中似乎总充斥着可乐的丝丝甜味。
       正好我身边有这样一个女孩,她朝我眨眨眼,睫毛一起一落便掀起人心里一层小小的泡泡。它们越聚越多,最后在她靠近我耳边悄声说话时炸成安静的烟花。只有这时我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女孩尝起来大概会像是酸甜的桃子味汽水。
       她朝空中举起手,手指和云朵圈出一只独角兽,一如她怀里抱着的那只——长满柔软绒毛的脑袋斜搭在她手臂上,黑玻璃做成的眼珠好似公主王冠上的宝石。在偌大却喧嚣的城市里,我们如同从童话故事中出逃的使者,将要与未知的世界交接,却终于迷失于夏天的末尾了。
       她在前面的小店买了杯消暑的饮品,嘴巴叼住吸管,粉荔色的液体自下而上搅起些许透明果肉,划开黏腻的乳白奶盖留下一道淡淡的粉色印记。“啊……果然是荔枝味的,甜。”她舔舔嘴唇,尔后冲我笑。
       像是一树樱花在我面前盛开,柔和又烂漫的粉色,在那一瞬间蔓延到了这个夏天的每一个角落。

写作练习(色彩③)
标题:《蓝色的晚霞》
正文:
       早读前的广播总会放首音乐,不知为何,我迷上了其中的一段轮指。
       “轮指”,顾名思义,四根手指轮流在同一个琴键上弹,声音听起来流畅而绝不拖泥带水。像仙女织的丝,遥遥地从九天之上垂下来却不断绝,只等你擎住它攀上去赴约。所以我听着听着忍不住闭上双眼。
       我看见深蓝的晚霞拥抱玫红色的大海。
       随着一串旋律淌过,不远处有海浪向沙滩徐徐前进,浪花在雪白的沙子上留下暗红的吻痕,泡沫里卷起数滴粉色的水珠。我看着它们碎裂在脚边,将目光投向更远处,那里的海水颜色更深,甚至于偏紫,融进尽头模糊的太阳。
       蓝色的太阳——亦或是月亮?
       也许两者皆是。
       头顶传来鸟鸣,混合着钢琴的乐声,有许多飞鸟闯入视野。大的,小的,黑的,灰的,每一种,从不可知的远方来,披着清亮透明的晚霞在起伏着的玫红波浪上盘旋。我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飞出,化作一只深灰的鸟,它仰头发出一声嘶鸣,振翅而去,追逐着霞光远去的方向。